处女的血洗澡,脸上涂白铅?16世纪欧洲贵族的爱美方法真够黑暗

编辑:李三 来源:跑购腿

爱美,是每个女生的天性。古今中外,女性都穷尽一生探索美丽新定义。但是,在400多年前的欧洲,皇室、贵族的“名人”,却因为单纯爱美,肆无忌惮的用一些令人发指的方式让自己变美,或折磨他人或折磨自己。

“血色玛丽”

“血色玛丽”是人们送给伊丽莎白·巴托里(伊丽莎白伯爵夫人)的称号(虽然并不知道和玛丽有什么关系)。这位匈牙利伯爵夫人,因残害600多名少女而震惊世界。

(伊丽莎白·巴托里画像,没想到是蛇蝎美人)

她的残暴故事要从一根头发说起。

一天,她的女仆在为她梳头时不小心扯断了她一根头发,许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,也许仅仅是因为残暴本性,她立刻甩了女仆一巴掌,力度之大,直接让女仆鲜血直流,还不小心把血溅到她脸上。玛丽本想更加生气,满脸愤怒地对着镜子擦拭起来,却意外发现,被血溅到的地方皮肤看起来貌似比其他地方光滑美丽了许多,一时大喜过望,以为自己找到了了不起的驻颜之术,兴奋的她立刻下令把女仆杀掉放血,把血收集在浴桶里,趁着血还温热,美美地泡了个澡。

在伊丽莎白·巴托里生活的时代,也就是16世纪末、17世纪初,人血,一直都是一件让人狂热的宝物。当时的欧洲远没有形成所谓的“现代文明”,加上巫术之风盛行,大家一直相信新鲜又温热的人血是治疗癫痫等病的良方。每当刽子手行刑时,不知有多少百姓已经垂涎欲滴,一心期盼着自己能够分得那一小杯宝贵的鲜血。曾记载,16世纪的德国,一个流浪汉借得天机,在犯人被砍头后,立刻捧着犯人颈部大口大口饮起来。

所以,伊丽莎白·巴托里会如此轻易地相信人血真的可以让她变漂亮。加上年龄的增大,衰老的迹象还是愈发显现,让她饥不择食。但是,这些都不能成为她残暴的借口。

血浴,变成了她的家常便饭,单纯外用,怎能满足她?在血浴前,还要来一杯温热的鲜血内服,让自己由内而外地散发“青春”的气息。

对人血,她的要求是及其严苛的,必须是处女身上的血才能让她“青春永驻”。

仗着自己的贵族身份,轻易地抓了很多平民处女,把她们关在自己的城堡里,供自己“享用”。

为了更好地采人血,她还特意采购了很多“新颖别致”地刑具。最可怕的就是“铁处女”了,这是一个巨大的笼子,里面装满了尖头向里的铁柱,把一个处女放进去,不一会儿就可以在她身上戳无数个洞,再把笼子吊高,让血轻松地留到下面的浴盆里,供她洗澡。

(铁处女概念图)

诸如此类,不胜枚举。在1610年她受到审判时,已残忍地杀害了600多名少女。

“童贞女王”

在“血色玛丽”的同一时期,在英国同样有一个叫伊丽莎白的女人,毕生追求着美丽,这个人是在英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伊丽莎白一世。一生未嫁,被称为“童贞女王”,正是她,开启了英国的“黄金时代”。

当然,论残暴,没有人能和“血色玛丽”相提并论。与伤害他人不同,伊丽莎白一世,在向美狂奔的路上,只对自己狠。

下面让我们来看看她都是怎样追求美丽时尚的吧!

——妆化单品之白粉篇

1562年,在女王加冕第三年,她不幸染上天花,病虽治好,但脸上却留下了不可逆的疤痕。女王本就爱美,每天又要跟一众大臣开会,遂想尽办法遮盖脸上的瑕疵。此时,主料为白铅和白醋的白粉便应运而生。

相信很多女生听到含铅的粉底都会不寒而栗,敬而远之。但是就在当时的条件,能有含铅的白粉用就已经很先进了,即使所有人都知道铅的副作用——皮肤溃烂、口腔恶臭、牙齿枯黄受损,面容受损,甚至会有性命之忧。英国考文垂伯爵的妻子玛利亚·冈宁,曾是一位明艳动人的女子,但是在17世纪50年代迷上了含铅白粉,且一发不可收拾,60年代时白铅的副作用已经显现的很明显了——皮肤干涩,脸色发青,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开始出现污点,束手无策的她,只能把自己房间的灯光调到昏暗,把脸隐藏在昏暗中,自欺欺人。最终还是死于铅中毒。

很多人推测,老年的伊丽莎白一世牙齿状况十分糟糕,是过多涂用含铅白粉的后遗症。

(这是外媒还原的老年伊丽莎白一世的画像,可以明显看出来脸色发青发污)

明知这些副作用,可是含铅白粉不仅可以很大程度掩盖疤痕,还能让自己看起来更“纯洁”一点,更像处女,好符合“童贞女王的定位”。随着年龄增长,皱纹增多,爱美的心也愈发急切,在颈部和胸部也会涂满。

(忘记全身“ps”的画像,脸明显比手白好几度)

——妆化单品之口红篇

女王想要有好气色,可口红还没有问世。那就...自己动手创造一个吧!

女王用来制作口红的主料是胭脂虫。其实,胭脂虫做的口红涂在唇上真的没有想象的可怕。

胭脂虫只是产自非洲仙人掌上的白色小虫。

(富含洋红酸的胭脂虫)

这些胭脂虫的身体里富含洋红酸——最安全的天然色素。当虫体不小心被挤碎后,鲜红的颜色就会清楚的显现出来。它是可以用作食品、药品和化妆品着色的,现在很多口红也是用胭脂虫着色的。

——妆化单品之乳液篇

其实,有时女王很单纯,一心只想变白让自己看起来更“童贞”。还自己发明了一款美白乳液,这种美白乳液是用蛋白、蛋壳粉、罂粟籽和明矾调制而成。看看这些材料,质地会轻薄...才怪!但是有生于无啊,每天早上,女王都会涂上这种乳液来迎接崭新的一天。

——轻松阅读之服装篇

当当当~谈到服装,文章一下子就变得轻松活泼起来啦。整个伊丽莎白时期,皇室贵族的服装无非是用绳命诉说着一句话——老娘就是和你不一样!你看,老娘就是不用干活!

先来一张全身图大家感受一下

她这一身行头,穿起来会十分痛苦。为了撑起裙子,裙撑、紧身衣等,没有最束缚,只有更束缚。

这种裙撑,叫Farthingale鲸骨裙撑,是16世纪初,起源于西班牙上层阶级,被伊丽莎白一世推向世界。

(左:吊钟型 右:法式)

最开始,裙撑是用木头做的,木头啊!

(木头裙撑概念图,这是后期裙撑的款式了)

身上穿着木头到处散步,想想都觉得不好受。不过,这种裙撑却是略显笨重,追求优雅的女王改良成这样↓

(看起来轻巧优雅了许多)

不过,随着裙撑再发展,就越来越...跑偏了。

根据法式裙撑的夸张,就一点点变成了这样↓

这样↓

甚至这样↓

(很好奇每次出门的时候一定要侧身才能过吧,正面走一定会被墙弹回来吧)

尽管觉得这也太夸张了吧,但贵族却乐此不疲,追捧地不得了。理由只有一个:老娘就是跟你们不!一!样!

这里的你们,主要指平民。为了把等级差异穿在身上。你看我都穿的这么臃肿了,过个门都不方便,我又怎么能做粗活呢?

下身只是小意思,上身的紧身衣和衣领才是重头戏。

紧身衣也有很类型,用的材质也很变态,有时穿用鲸鱼骨、木片和金属撑衣片这种过硬的材质制成的紧身衣,会造成平胸、乳头内陷和肋骨断裂,甚至导致死亡。伊丽莎白一世习惯穿那种很紧,细长并且光滑的带撑条的紧身上衣。这种当然没有性命之忧,但是却会紧紧束缚上身,转身移动都不方便,连拿起放在桌上的水果都不方便,这时,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发挥女仆的功效了。“我就说了吧,老娘是贵族,你看我都穿成这样了,动起来都不方便,更别说让老娘干活了~”

你以为这就完了吗?NONONO~连她们特别宽阔的上衣袖都在叫嚣着“老娘不用干活”。

(宽阔的袖子)

还有,这种皱皱巴巴的领子。

这种皱皱巴巴像围脖的东西叫做轮状皱领,它的作用除了“美观”外,更主要的是可以让人保持“昂首”,老娘就是如此挺拔高傲,别低头,脖套会扎。轮状皱领极大地限制了颈部的移动。老娘现在连转头都困难了,你特么还想让我干活?

这些极致的妆化黑料,无一不暴露着赤裸裸的等级压榨机制。但对于伊丽莎白一世来说,还有着各种盲目跟风。当时女性其实是流行自然美的,很排斥化妆品,但是看到女王把脸整的那么白,所有人都跃跃欲试了。每一个女王在美妆时尚上的喜好,会成为全国贵族的时尚icon风向标,即使有人觉得女王的生生整出来的大背儿头不好看,但仍难免于卷进这场时尚潮流。就像领导刻意讲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,但是为了不浪费领导活跃气氛之心,干笑也要笑几下一样。

可是,女王带的头一点也不好,把整个16世纪都带进了一场巨大的cosplay浪潮中无法自拔。只不过,这场cosplay的对象不是动漫,而是假想中的更美的自己。含铅白粉涂得厚厚一脸,就像带了面具一样,到后期受铅中毒的影响,还真就直接戴起来了面具。此外,还有假发,还有这种夸张到看不到真实身体的臃肿的裙子,一切的一切,只不过是为了努力扮演好那个幻想中的更美的自己,也是心累。

欢迎转载跑购腿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paogoutui.com/